首页 >> 沈阳城市鲜果

五星胆免费计划: 第1264章 他不说这些废话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第1264章他不说这些废话而现在是她头一次向聂义天低头,也是头一次求他,“我知道我性子很急,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急就可以解决的,可我……我真的不能任由他们摆布,真的不能嫁给你啊!所以天哥,你帮帮我,帮我想个办法,可以吗?”冰雪聪玲的“低声下气”让聂义天心里舒服了些。

看☆^→书\◇阁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他转过头来,不再冷着一张妈,而是神色温和的看着冰雪聪玲,“你终于知道问我了?”“这么说,你肯帮我了?”冰雪聪玲看到他松了口,心里不由激动了起来。

若是他肯帮自己,那他们就有一半的机会成功了。 “不是帮你,而是帮我自己。 ”聂义天说完,将咖啡杯放到了桌上,可是看着冰雪聪玲的咖啡,眉色却是微微一皱,“虽然如此,但你却依然不肯给我面子,连杯咖啡都不肯喝。

”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然后抬头看向冰雪聪玲,“怎么……怕我下毒啊?”“怎么可能?”冰雪聪玲笑了笑,目光落到自己面前那杯只被抿过一口的咖啡上,“我只是没心情而已……”“如果我说,我肯帮你的话,还有心情吗?”冰雪聪玲抬头看他,对上他坚定的目光之后,心里不由“咯噔”一声,眼睛也跟着闪起了亮光,“你真的肯帮我?”聂义天微微的点了下头,随即看着那杯咖啡,“但也要看心情。 ”“你说吧,要我怎么做?”冰雪聪玲突然兴奋的看着他,当发现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咖啡时,一把将咖啡杯拿了起来,并且毫不犹豫的当着他的面前,“咕咚、咕咚”的喝了起来。 看着她这么“痛快”的喝着自己的为她准备的特饮,聂义天的唇角暗暗的上扬了起来。

“行了,咖啡不是这么喝的!”聂义天看她喝的差不多了,于是站起来阻止她,并把咖啡杯从她的手里拿了过来。

看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咖啡,他微微的笑了笑,这才抬头看她,“你呀……还是跟小时候一样,性子总是那么急!”说完 ,他还有些关心的看着她,“咖啡喝猛了会头晕的,没事吧?”“没事!”冰雪聪玲擦了一下嘴,然后一脸认真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看着聂义天,“天哥,咖啡我也喝了,错我也认了,现在你该告诉我,你是怎么打算的了吧?”一个月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如果他再不采取行动,那就真的要等到回文莱举行婚礼了。

到时候……他有可能会跟自己的尸体拜堂成亲,难道这样的话,他都不介意吗?她不相信!“跟你一样,离家出走!”聂义天在她的期望之下,说出了如此出乎意料的话。

冰雪聪玲一下就傻了。 “离家出走?”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看似聪明,实则很傻的男人,“聂义天,你不会吧?绕了这么大个弯,你就只有这么一个毫无意义的想法?”“毫无意义吗?”聂义天认真的看着她,“你离家出去,将婚期拖延了大半年,如果我也离家出走的话,或许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,也不一定呢!”“怎么可能?”“你最近似乎很爱说这句话。

”聂义天含笑看她,“是跟他学的吗?”聂义天嘴里的那个他,当然是指易俊阳,冰雪聪玲微愣了一下,随即摇头,“他不说这些废话!”是的,易俊阳很少说废话。 这个从她认识他开始就知道。 只不过,他最近的废话似乎多了一些,不知道是因为他跟自己熟了才会这样,还是他原本……也是会说些废话的?当然,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,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和聂义天一起,商量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。

否则一切都是枉然。

“呵……看来,你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?”聂义天略带嘲讽的看着她,声音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和善了。

冰雪聪玲微愣的看了他一眼,原本想要质疑他话里的意思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头却在这个时候微微的出现了一阵眩晕,思路突然被打断,眉头不由微微的紧了一下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聂义天看她神色有些异常,于是担心的问她。 冰雪聪玲微微的摇了摇头,“没事!可能是咖啡喝猛了,有点儿晕。 ”“要不要给你叫杯白水,喝了会稀释一下浓度。

”“不用了。

”冰雪聪玲抬头看他,“我们继续吧……”“你真的没事?”聂义天双眼微眯的看着她。

“没事!”冰雪聪玲坚定的摇了摇头,虽然她现在的感觉越来越不好,眼皮也有些沉了,但她还是不想浪费这个机会,于是强撑着倦意,抬头看向聂义天,“你刚刚说的离家出走,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为什么她觉得,他的说法,像小孩子过家家呢?以他的智商,不应该只是想到这么一个主意吧?所以她觉得,聂义天应该还有别的想法,或是计划。

“如果我说是真的,你会相信吗?”聂义天的目光一相审视的看着她,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好,眨眼的几率越来越多之后,整个人的神色便不如之前那般的柔和了。

冰雪聪玲的头越来越沉了。 为了让自己变的更清醒一些,她再次重重的摇了摇头,可那种困意,那种大脑晕晕沉沉的感觉不但没有减轻,却越来越重了。 她不由觉得奇怪。

虽然她昨天晚上和易俊阳“运动”的有些过头,而且体力确实有些透支,但应该不至于才到下午二点,便已经支撑不住了吧?做为医生,她对自己的身体多少也有些监控。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突然出现这么明显的症状,若不是自己误食了什么东西,就是身体发生了什么重大变化。

可会是什么呢?她迅速的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自己今天的行程,最终不得不落到了眼前的那杯咖啡里,也在这个时候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“你?”冰雪聪玲抬头看向聂义天的时候,她的视线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清楚,虽然如此,但她还是看到了聂义天脸上那一抹毫无掩饰的冷漠,以及……微微上扬的唇角。 ()。

标签:沈阳城市鲜果,墙面做漆合同,江涛送你礼物